杰克琼斯的博客

瓦西里瞌睡了,【蝴蝶效应】 ( 2008-1-21 15:26 )

文学家格罗连科用了十三万字来描述一个工人的人生。那个叫阿廖沙的钳工一成人就进入国营工厂的摇篮,在大吊灯下,他工作辛苦,但只要想到自己总会平安地进入这工厂安排的棺材,他便有些幸福感。旱涝保收的他,因此也养了一个女儿,叫罗芙嘉。阿廖沙这样教育罗芙嘉:相信工厂,相信集体。教育了十来年。罗芙嘉也曾想这样被巨人的手掌托管。但是暴风雨总要来临,突然的改革招致集体瓦解,阿廖沙的棺材没人许诺了。进入半失业状态的他只能让罗芙嘉自谋生路,而自己也开始前所未有地疲倦起来,他开始不那么认真地检验螺丝的质量了。他想螺丝有很多颗,如果一颗蹦掉了,那还有很多颗。他就像被遗弃的妇女:既然你们可以遗弃我,那我也可以遗弃螺丝。格罗连科又用七万字来描写另一个工人的一生。那个叫瓦西里的制图工人,其故事与阿廖沙无二,也是在突然的改革后失去主心骨,开始在制图工作上感到疲倦。瓦西里忍受了自己的不敬业,反正就这样,谁也管不了谁的死活。瓦西里的儿子也叫瓦西里,小瓦西里失去进入制图厂的希望后,自学成才,成为莫斯科郊外有名的扒手。格罗连科还用十万字描写了一场……

查看全文

[514] 阅读 |  [0] 评论 |  推荐  |  引用  |  有奖投诉  |  我的文章

瓦西里起床了,【记忆】 ( 2008-1-21 15:21 )

人重新进入过去,状况类似于救火,能记录下来的财物有限(有时烧掉的废墟太难看,还需要进行拙劣的重建)。无论怎样,从离开事情的那一刻起,你就失去对事情原貌的掌握。这就是做人痛苦的一部分。秋天通往郊外的柏油路,飞扬着枯黄的树叶,车内放着Nirvana的where did you sleep last night,这本是催情的好环境,但我却怎么也回不到往日的撕心裂肺了。我稳定地控制着方向盘,就像稳定地控制着家庭、生活和工作。我很难理解五年前的自己,为什么会抑制不住痛苦,要去送命。无疑,当初我走上阳台,自有其理由。我应该是扔掉了电话,对人世最后的几步路程浑然不知(现在记起来,那地面应该是由黑黄色的地板砖铺成的,反射着下午浑噩的光芒)。我双手扶着低矮的阳台,只要猛然前倾,一切就结束了,我将头朝下,砸在六层楼的底下。那是痛苦的想象,颅顶将发出破裂的声音,沉闷的声音很快传染到颈椎,最后无用的肉体扑倒在地,像懒惰的肥狗在下午的地面小憩。当时这个场景进入到我那还存活、还在运转的脑袋,但没有吓倒我。我相信有很多……

查看全文

[383] 阅读 |  [0] 评论 |  推荐  |  引用  |  有奖投诉  |  我的文章

写新文章

基本信息

阿乙

 申请星级用户 未绑定手机 已验证email

姓名:杰克琼斯
用户名:阿乙
ID:37895497
城市:北京,朝阳

积分:1244
级别:4级
头衔:初学弟子
访问量:2006

发消息逗一下送礼物

文章分类

我要留言

登录后才能留言!

帐户
密码 自动登录 - 快速注册 - 找回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