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

那片山水那片土地 ( 2016-8-24 23:31 )

这个夏天过得慵懒。

 

七月底去贵州看搬入新区的父母,那个在青山绿水间的雅沐园,是我的父辈们新生活的起点。那里住着一批把最好年华都贡献给这片土地的,为国家航空航天事业贡献一生的建设者,包括我的父母。

 

听父亲说国家对军工企业的新政与扶持,投资多个亿用于军工企业的整合搬迁,废弃原来的所有,在新区专门购置土地建造了贵飞集团新厂区与生活区。路途经过现代化生产无人机歼击机的工厂,感觉神秘与高大上,新建的居民生活区高楼林立,绿化环境刚起步,小草已覆盖,树木在成长,小区里随处可见微驼老人们的步履,稳重缓慢,平静安详。

满目新鲜的我,坐在中心花园的长椅上,闻着微凉的空气中泥土的味道,望落日余晖中的远山,在山的那一头,应该是我曾经熟悉的地方,那些不再轰鸣的厂房,开着野花清寂的居民区,在我的记忆里已经泛黄。


 在七十年代,因为历史原因,我们的父辈带着家人从祖国四面八方聚集到这里,建造了大型军工基地,使得航空事业的发展从无到有,由弱到强。很多职工也已经是三代扎根在此。九十年代后期军工企业慢慢萎缩不景气,据说大量的人才陆陆续续也跳出了大山里的工厂去它处谋求发展。


 父亲所在的是当时代号为130的军用飞机制造主件单位,有生产厂和研究设计院,规模很大,据说职工家属当时有两三万人,寄信地址是用某某信箱来替代这个保密单位。直属于国家航空部管理,那里就像是一个卫星城,有完整的后勤保障系统,文化,教育,卫生,医疗,运输等等部门,是一个分工细作的小社会,与贵州当地的文化生活完全隔离。我一直觉得自己开化迟懂事晚,所以对这段时期的特殊记忆并不多,最深刻印象是每天早上六点半大喇叭就开始吹起床号。八点钟吹上班号,十二点钟下班号,下午两点钟,六点钟,都要吹号,好像晚上八九点钟还要吹一次不知什么号,生活随着号角声周而复始的滚动,后来知晓这是半军事化管理的各时间节点。


据说在七十年代建厂,这里已有百分之五六十的职工都具有中专技校以上的学历,所以我们的父母对子女文化课学习要求普遍很高,八十年代在恢复高考以后大批的家属子弟源源不断以优异成绩考进全国各所重点大学,录取率远远高于贵州省地方学校,被外界乐于称道,确实得益于当时的浓厚学习氛围,和高水平的教师队伍,比如我的高中语文老师是复旦中文系毕业,英语老师是北京外语学院毕业的,数学是四川师范学院毕业,教师中不乏还有清华北大毕业的,这些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们多数不是师范类专业,但是教书的质量从高考结果来看水平非常之高。我高中阶段进入的好班,同学里大多考入到全国各类高等院校,那时的我们,对自己身份的认同是自己的祖籍老家,对这片土地的情感冷淡而排斥,按照父母们的期望,毕业后多是回到了父母的老家工作,也算是弥补父辈们远离家乡的遗憾,圆落叶归根的梦。


在这个军工基地,我度过了一段少年时期,高考后便离开了它,偶尔回到这里住个十天半月,看到过它繁荣昌盛的过去,也眼见它后来的寂寞衰落,起起伏伏与国家军工发展有关。或许是时代变迁,我们这一代人步入中年之后,怀旧的情结与日俱增,近两年,网络里建立了不少冠名三线人家的系列微信群,我在的一个名“云中漫步”微信群,散发着那个时代浪漫气息,充满了诗情画意。群里常有直播讲座活动,都是由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又有着三线人身份的事业有成者主讲,好是热闹。看着那些陌生的名字,我就感觉那一段生活就像在云雾里的缥缈,时实时虚。光阴荏苒,当我们的父辈们把毕生都倾情到自己的工作事业里,随着时光老去,我们这一代对那片土地的感情,似乎越发浓重了。

 

几十年来无数场景从心中过滤掉了,而那片山水,因为承载着父辈们的奋斗成就,也收藏着我的成长快乐,始终能在心里掀起涟漪,有时候想起来就像在一汪清泉里的倒影,能找到自己生命的灵动与静止,当微风一吹,水波泛起散开,那种感觉,无法言喻。

 





[333] 阅读 |  [28] 评论 |  推荐  |  引用  |  举报  |  我的文章 | 转帖

本文最近访客

不留脚印


您还没有登录,现在不能留言,请先登录!

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 快速注册 - 找回密码


基本信息

wsh_905

 申请星级用户 未绑定手机 已验证email

姓名:wen
用户名:wsh_905
ID:12177156
城市:上海,全市

积分:18297
级别:10级
头衔:独行侠
访问量:120292

发消息逗一下送礼物

文章分类

 

关闭